田小妮在午后的太阳下忽然连打了三个寒战

  • 时间:
  • 浏览:98
  • 来源:日韩新片www44 www-首页

  田小妮在午后的太阳下忽然连打了三个寒战,俏脸上血色刹时褪尽,急道:“方大哥快走,我觉得这里又开始不对,快离开啊!”调顺了脚步准备跑开的她连声催着,声音里透出来的,是那种已经深入骨髓的恐惧。皱着眉头,方羽寒着脸脚步一调,不丁不八的一站,两手结出日奇印,猛的望外一拂,“什么东西!退!”“蓬!”小山坡上响起了闷雷般的巨响,田小妮就觉得脚下一晃,一股仿佛要把自己抛飞的大力狠狠的往自己身上冲来,自身的能量也仿佛爆炸一样的往身外涌去,感觉里好象要保护自己,就在她吓得要大叫的空里,一只大手在她面前一划而过,耳朵里听到方羽清朗的声音:“别怕,没事了。”她神魂一定,定睛瞧去,看到面前一股透明的气旋冲天而上,居然没带起地上的一片落叶,四周随着气旋的消失,转眼恢复平静,阳光照在身上依旧暖洋洋的,早已不复刚才那如在地狱里的阴寒。

  到这时,她才发觉自己身上刚才仿佛要爆炸的能量也已经无声无息的融在全身里,找不到一点刚才那种奔腾的痕迹。“方大哥,你真厉害!”她惊喜的话冲口而出。“奇怪,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能量呢?好象是……”正在皱着眉头思索的方羽一听她这么直接的称赞笑了:“这有什么啊,如果你要是知道方法你也可以做到的。”顿了顿:“对了,小妮,这座房子老是出现这样的异状吗?”田小妮强忍住想问自己要知道什么方法才可以这么厉害的冲动,思索了一下后,答到:“也不是,好象这么多年来只有在月圆之夜和雷电交加的晚上才会有种种怪异发生,月圆之夜只要有人靠近这里,就会莫名其妙的昏到,醒来后就象大病了一场一样的虚弱,而且半夜老是被噩梦惊醒,但是醒来后没一个人记住是什么梦。如果是暴雨如注雷电交加的晚上,那我们在老庄里都可以听到这里传来的仿佛在打仗的呐喊声和一个女人的哭声,凄厉的叫人不能忍受。”说着说着,田小妮又打了寒战,想起小时侯自己听到那女人的声音后吓得浑身哆嗦,不敢入睡,跑到太叔公的佛堂里躲在佛龛下面的情景,只有在那里,

猜你喜欢

你这个人!明明就是拿那几个钱来压死我!

你这个人!明明就是拿那几个钱来压死我!还说我死缠着你!”又在帝瑟右边脸上连击三下,骂道:“你这只冷血大白熊!”“好!够了!小姐!”凯格尔对被狱卒拉住还在对帝瑟踢着脚(当然是踢不

2020-05-04

为什么把这些家伙带到这来!?”帝瑟把罗刹丢给从口吐白沫的马背上跳下来的修

为什么把这些家伙带到这来!?”帝瑟把罗刹丢给从口吐白沫的马背上跳下来的修。“迷路了。”修接过罗刹,同时一个扫腿把地上的行李踢到山崖上。没有别的路了,后面是虽然快风化却陡峭的山崖

2020-05-04

田小妮在午后的太阳下忽然连打了三个寒战

田小妮在午后的太阳下忽然连打了三个寒战,俏脸上血色刹时褪尽,急道:“方大哥快走,我觉得这里又开始不对,快离开啊!”调顺了脚步准备跑开的她连声催着,声音里透出来的,是那种已经深入

2020-05-04

再说方羽,回到房间,梳洗过后,一看表已经子时二刻了

再说方羽,回到房间,梳洗过后,一看表已经子时二刻了,就准备上床练会儿功休息,这时放在窗头柜上的电话忽然响了,他微觉的奇怪,自己没把电话告诉过别人啊,唯一知道电话的唐丽君也不会这

2020-05-04

哇,至少九十以上啊!怪不得死了也没像我们这样失落过

哇,至少九十以上啊!怪不得死了也没像我们这样失落过,他根本就是快成精的人了,死了也不冤啊!”“呵呵,本庸医死的时候是一百一十五岁,我从没说过自己死的冤啊!哈哈……”孙德生开心的

2020-05-04